2020年是“十三五”收官之年,也是迎接“十四五”的关键一年。在十四五规划中“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,提升金融科技水平,增强金融普惠性”“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,提高金融监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”“对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”……金融,这一简单的词汇被多次提起。事实上,在2020这一年抗击疫情的战役中,金融发挥了不简单的支撑作用。

 

2020年,面对金融监管和支持实体帮扶小微,北京金融做了哪些工作?守旧迎新,2021年北京金融这两大方面又将如何开局?就此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(下称“北京金融监管局”)党组成员、副局长郝刚接受了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的专访。

 

新京报:近期关于金融监管与促进金融行业发展、金融创新之间关系,讨论比较多。作为地方金融监管方中的一员,您是如何看待这一关系的?

 

郝刚:金融监管与金融行业发展、金融创新的关系,是非常值得研究的。我认为我们应从几个方面,逐层去理解这一关系。

 

首先,金融需要加强监管,所有金融业务都应纳入监管,这是一个不容动摇的基本方向。因为金融业与其他行业,比如科技业、制造业,有着很大的区别。金融业的风险具有巨大的社会外溢性。

 

一个金融业务如果出现违法违规现象或企业经营本身发生了风险,这种风险造成的损害,决不仅仅是企业本身或它的股东、员工,而是社会大众。例如,非法集资,首当其冲深受其害者就是社会大众,即广大的投资人。也就是说金融是一个通过杠杆“撬动”别人钱包中的钱的行业,因此,毫无疑问,金融业本身必须要加强监管。

 

其次,关于度的把握,即如何协调“加强金融监管”与“鼓励金融行业通过创新服务实体经济”之间关系?对地方金融监管而言,应该时刻关注“涉众性”问题。在坚持对涉众业务严监管的前提下,在守住制度规则底线的基础上,让市场去发挥决定性作用,让市场去劣存优,监管部门不必太多干预企业的日常经营。金融产品成功了,我们很高兴;如果产品失败了,我们表示遗憾;如果出现违法违规行为,我们是要坚持依法查处,绝不姑息手软。

 

从这个角度来说,评价一个好的监管者,不是大家都说他好,当然更不是都说他坏。一个理想的监管者是,只要你遵守制度规则去经营,根本无须知道谁是监管者,而一旦你越过红线,他就会出手,你知道是谁也没用。

 

对于创新,我们一直鼓励金融创新服务实体经济,一个金融产品也是要依靠服务于实体经济,最终实现它的经济价值和获取自己的利润。

 

当前,有一些互联网科技企业投身金融行业,这有助于金融与科技的结合,但要避免基于惯性思维,用科技创新的基础逻辑来理解金融创新,其实科技与金融这两个行业的基础逻辑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

对于科技公司来说,自己公司的资本、自己的好技术,自己的好主意,尽可以大胆创新、不断尝试,甚至不断地试错。但是金融业不一样。

 

金融说到底还是“代客理财”,“财”是别人的,相信你,所以让你管。所以金融业的基础逻辑是首先要保证“别人请你代为管理的钱是安全的”,安全性至关重要。因为,那是别人的钱。


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 黄鑫宇 编辑 岳彩周 校对 李世辉